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意随心动

北京SEO顾问崔学超的文字博客--服务电话:15810532927

 
 
 

日志

 
 
关于我

关注我的微博 http://weibo.com/spscap

网易考拉推荐

若多年以后你依然还在  

2012-03-12 16:02: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若多年以后你依然还在 - 超级电容器 法拉电容 - 大功率电容器技术分享博客

  【谦谦君子】
  某日,微雨的街头。我看见了一个穿着白色衬衣的男子,然后回忆里那个他,突兀的出现在我眼前,我狼狈不堪。
  他是我的初恋,或许不算初恋,确切的说,应该是暗恋。第一次遇见他,他穿着白色的衬衣,泛白的牛仔裤,干净清爽的碎发,在风中轻轻的晃动着,金丝框眼睛,白皙的皮肤,修长的手指,让我的心脏第一次剧烈疼痛的飞速跳动起来。
  他站在车站上,低着头,手指间夹着细长的烟,我愣愣的看着他,忘记该去哪里,也忘记了要做什么,心里眼里,都只有温润如玉的他。
  那时的我,青涩又稚嫩,还没有学会掩饰爱的情绪,跟在他身后,呆呆的看着他,一直看着,深怕错过他任何一个表情。上车,下车,然后一直走,等我发现,他已经停下脚步,微笑的看着我,我仓皇失措,他已经站在一栋家属楼下,我结结巴巴的说,想和他做朋友,他认真的听,然后微笑的点点头,和我挥手道别。等他离开,我才发现,我没有他任何联系方式。
  从此那趟普通的43路公交车,寄托了我全部的爱恋,只要一有空,我就去坐。终于在一个月后,夕阳西下,我再次遇见他,冲着他傻乐,他笑着说,好巧。我欣喜若狂,因为他一句好巧。
  再次跟着他走了一条又一条街,看见学校门牌上大大的医学院,我知道了,他是大三的学生,未来的医生。他从未问过我任何事,永远都那么静静的笑着。离开之前,我厚着脸皮,问他要了联系方式,他给我了我QQ号和电话号码。我知道了他叫安宇。
  直到今天为止,我都没有遇见,比他更适合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这句话的男子。
  那时候的我,还不懂得含蓄和矜持两个词的含义,每天睡觉前,我总是发短信,告诉他明天的天气。他只会回复我,谢谢。就这样持续了一个月之后,一个下着雨的深夜,他问我,有没有休息,能不能出来,陪他喝一杯酒。我如同着魔一般,偷偷溜出家门,无视一切森严的家规。
  他喝酒的时候,很优雅,就连抽烟的姿势,都很漂亮。以至于多年后的今天,我还念念不忘。那天,他说,从他遇见她那一日起,他便成了她裙下盲眼的兽,一切的伤害都是甘愿的。我静静的听,没有一丝的嫉妒亦或者不甘。他只是说,关于她的点点滴滴。
  看着他夹着香烟的手指,白皙修长,我不自觉的握住,与之交叉相握,那一刻,我连心都是颤抖的。多年后的今天,我还记得那种感觉。其实与谁在一起,有时候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在一起时,是否能快乐。他于我是一种巨大的快乐,快乐的我,能够忽略,他是否爱我。
  那晚,我对他说,很喜欢他,喜欢到看见他那一刻,世界上任何东西都可以忽略不计。他笑了,轻轻的抚摸我的头发说,我还小,等我再长大一点,就会忘记这种初次的悸动了。可是他错了,今天的我,仍然记得,甚至比从前更清晰。
  那一天,我们一直喝着酒,直到天明,从孩童时期的糗事到对未来的计划,那是一种酣畅淋漓的快乐,仅仅因为那一刻我们彼此需要倾诉,彼此寂寞。那天,他第一次送我回家,牵手,漫步清冷的街头,他的手很温,很有力。分别前,他吻了我的额头说,别再联系了,他不是我想的那般美好。我点了点头,微笑着和他告别。
  回家以后,我第一次被父亲责打,彻夜未归,后果很严重。我在父亲责打下,痛哭流涕,却不开口说一句话,不是父亲打的痛,而是再也不能看见他了,再也不能。
  直到去年,我在QQ上看见他的留言,他说,祝福我,一生幸福,他已经得到了幸福,五天以后,他就要结婚了。我笑着回复他,这样真好,遇见你真好,能看见幸福,真好。请你一直这样幸福下去。如果不是键盘上大片大片的水渍,我想我真的不知道,我还能为他留下泪水,八年之前,为你离开痛哭,八年之后,为你祝福流泪。我想他一直不知道,因为他我喜欢上了白色衬衣,成为朋友口中的衬衣控。因为他,我喜欢温润如玉的男子,白皮肤,戴眼镜,谦谦君子。因为他,曾经对父亲说,这一生若非要嫁人,那我希望他是一个医生。
  
  【铁汉柔情】
  如果说,这辈子非要结婚,那我除了医生,我只肯嫁给散发阳刚之气的军人。这句话是我认识纪南之后说的。
  认识纪南的时候,他已经有了未婚妻,我与他没有半点男女之爱,只是我十分欣赏他。纪南与我的故事很短。
  他是炮兵部队的小排长,一身军装,皮肤黝黑,身材矫健,烟酒不沾。他是朋友的哥哥。生日聚会上,我第一次见他。他严肃,不苟言笑,浑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仿佛移动空调。我承认第一次见他时,我极度厌恶他。
  他的妻子很温柔,但是却有些娇气。我记得,他们吵架那次,他找到她时,她在和我们喝酒,他的脸上没有一点担心的表情,她不依不饶,不给丝毫余地,他站着,她坐着,他一句不说,她和我们侃侃而谈。余光中,我一直偷偷打量,他站的很端正,仿佛一点不在乎,可是我还是看到了他眼睛里的担心与尴尬,那一刻我是佩服的。为了他的忍让。
  为了缓解尴尬,我主动开口劝她,她有些无理取闹,我有些气愤的,说话难免尖刻。她委屈的看着他,他几乎毫不犹豫的说,谢谢你的理解,可是我不需要。我惊讶的看着他,他的眼睛,写满了认真。他们牵手离开,我愣愣的看着他们的背影。那一刻,我想我是羡慕的,这个男人,所有的宠爱,所有的喜欢,都是那么隐晦,明明焦急,却不忍责备,明明气愤,却始终包容,或许不曾说过一句,动听的情话,却一直默默的做着,他认为对她最好的事。
  后来,他们结婚了,婚宴那天,我看着他,替新娘喝了所有的酒,嘴角始终泛着淡淡的微笑,我想那一刻他是幸福。主持人让新郎对新娘说对最动听的情话,我有些期待的看着那个不苟言笑的他,他的话,震撼了我很久。他说,她是我一生的责任,我是军人,不能属于任何人,我属于国家,可是对她好,却是我的责任,丈夫的责任。我从来不知道责任两个字,可以这么动听。不是不离不弃,不是生死相依,只是一生的责任,即使不爱,即使厌倦,却始终不会离开,始终对她好,因为她是你的责任。我想这大抵是我听过最美的情话了。我想我会一生铭记。
  两年后,听朋友说,他们离婚了。聚少离多的日子,让她寂寞悲凉。军婚,倘若他不愿放手,她是无能为力的,可是他还是放手了。再见他时,他比从前憔悴了很多,他很惊讶我会联系他,对他而言,我不过是妹妹的朋友。我说,我很欣赏你,所以关心一下你的近况,如果你愿意说,我可以做一个倾听者,不愿意,你可以随时离开,我都理解。他愣了一下说,没什么不愿意的,只是不知道说什么。
  我问他,还爱吗?他点点头说,怎么会不爱,训练的时候,忙碌的时候,想的都是家里那个忙碌的她,充满歉疚,充满喜爱。那为什么放她走?这个问题,我几乎脱口而出。他长叹一声说,不放,就能得到想要的吗?那天短短的聚会,让我铭记一生。
  他的爱,让我动容。我也很想遇见这样一个男子。不会说动情的话,只是默默为你付出着,他宽广的肩膀,可以给我足够的安全感,他有力的臂膀,可以给我足够的温暖,他只求你给她一个家,一份等待。
  纪南,其实你可以得到更好,我想你总会遇见更好的,在不久的将来,你值得。
  
  【沉醉于旧梦时节】
  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温润如玉的君子,那个铁汉柔情的军人,一直留在我的记忆里。他们给我了很深的影响,但是影响最深恐怕还是那么温润如玉的他,因为离开他之后,我所爱的,都是皮肤白皙,温润,优雅的男子。
  如果说纪南是脑海中最美的梦,那么安宇就是刻在身体的本能。终其一生,我都只爱一种人。很多时候,感情的发生亦不需要理由,你觉得好,那便是好的。如同歌词里唱的,你很爱我,你只是爱我……
  有些事仅仅是偶然,有些事分不清对错,有些事是不由自主,有些事欲罢还休,有些事无法逃避,有些事还在犹豫,有些事早已发生,也许这就是爱情。支持:www.duoduoshensu.net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