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意随心动

北京SEO顾问崔学超的文字博客--服务电话:15810532927

 
 
 

日志

 
 
关于我

关注我的微博 http://weibo.com/spscap

网易考拉推荐

生命的体悟不同,注解着不同的花语  

2012-05-02 14:21: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与美在人的心里,已与浪漫、缠绵和温馨融为一体。

生命的体悟不同,注解着不同的花语 - 上下床|军用床|公寓床 - 上下床|军用床|公寓床|课桌椅等钢木家具

      生命的体悟不同,注解着不同的花语,弥散着不同的滋味。也许是花太易凋零吧,也许是美太易消失吧,作者以花为契机,诉说成长的经历,阿莲的命运在作者的心中留下难忘的记忆,花瓣的飘落象征生命的死亡……分享着花之美带给我们的欢乐,也见证花一样的生命,象花瓣一样飘落。

  花,承载着浓郁的生命气息,是自然界馈赠人类的美,花与美在人的心里,已与浪漫、缠绵和温馨融为一体。生命的体悟不同,注解着不同的花语,弥散着不同的滋味。也许是花太易凋零吧,也许是美太易消失吧,我总觉得,以花作比的,似有着美不常在的遗憾在内。
  花在我早年的记忆里,缺少浪漫,象雾一样聚了又散,散了又聚,聚散之间,濡湿着忧伤。在无数次欣赏花之美艳时,我却总做着洗去忧伤的努力,但还是付与了逝者如斯的流水。我无法用花映眼底的美,抚平岁月忧伤的皱褶。
  小时候,当性别概念刚刚开始苏萌,我突然觉得,原来这世界,除了象我一样的男孩子,还有花枝招展的女孩子,两者尚存在诸多的不同。虽然,那个时代,不管男孩儿女孩儿,还没有丰富的花花绿绿,多是比较单调的土法浆染的棉布衣,只是女孩儿身上的颜色,更多了几种。
  我家后院的女孩阿莲,和我同岁,从小与我一起稀里糊涂地长大,但许多幼小的事情都已忘记。只记得她眼睛大大的,象我家旁边长着莲藕的池水,清泠泠的,被微风吹皱的时候,便是那汪汪的泪水。阿莲的皮肤很白,嫩嘟嘟的小脸有着玉的透彻,藕色的臂膀常随风起舞,笑的时候象莲醉朝阳,哭的时候如莲润晨露。我们就在长满莲藕的池水边,伴着藕叶莲花,伴着香风阵阵,伴着蜻蜓点水,在不知不觉中成长着。
  阿莲对孩子王的我很听话,我之所以能成为小村的孩子王,完全是自封的,因为我家离莲塘最近,是近水楼台,小朋友们喜欢到莲塘去玩,要抄近路,我家的大院便是必经之路。于是我成了众人巴结的中心,当然关于怎么玩的歪点子,我还是多了一些儿的。阿莲是小朋友中最殷勤的,时常拿来一些好吃的,偷偷地塞给我,然后她就赢得了一把小凳子,可以舒舒服服地坐在水边,看着水中云影和摇动的数柄莲花,美滋滋地托着腮,静静地凝思。
  阿莲的话本就不多,静静坐着的时候,忽闪的眼睛竟然不知怎么的就闪出了云影,小小的年纪好象有着浓重的心事。其实她的心事,我还是知道的,不过是小朋友们口无遮拦地说她是捡来的,至于她到底是不是捡来的,小朋友们是无法证实的。阿莲初时不信,说得多了,便开始怀疑起自己的身世来。几个调皮的男孩子时常以此嘲笑她,她便总是不开心,我也因为吃了人家的东西,时常帮她说些话的,她便对我尤其感激和依赖。
  我常常说,你看那莲花,好美啊,刚好你也叫莲,你应该象莲花一样开口说话,开口笑的。阿莲说,她不愿做莲花,因为莲子的心是苦的,而且花不能动,只能在一个地方从花开到花落,还是做个蜻蜓或是蝴蝶好一些的,可以飞啊飞啊。
  我们一起上了小学,阿莲是班里最漂亮的女生了,也是胆子最小的,听说是她的父亲经常打骂她,才那么胆小的。后来,阿莲家添了个小弟弟,阿莲脸上的笑容就更少了,每到上学的时候,她渐渐蜡黄的脸上还时常带着泪痕。见了我,只是低着头苦苦地一个哀怜的眼神儿,上课的时候也无精打采的。这样持续了好多天,她才忍不住地跟我说,她时常是吃不上饭的,妈妈干活累,又要顾着弟弟,爸爸从天亮到天黑都在外忙着,她是碰上吃的就吃些,没有也就算了,只好饿着。其实我也是一样的,不过是挨饿的时候比起她还是少的。那时节,谁的家里也没有太多吃的,有一段时间,我们家一连就吃了两个星期的菜团子。阿莲家当然也比我家强不到哪里去。
  春天来了,碧绿的麦田一望无际,仿佛所有的生命都竞相释放着生命的气息,黄土垅上,道旁沟边,一朵朵,一簇簇,白的黄的,粉的紫的,一些花草展示着生命的美丽。每到这个季节,家里的余粮都几乎告罄了,新粮又没有下来,家家户户都要挖些野菜,算是作为缺粮的补贴。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我们放学后,拎着竹篮子,或背着竹条筐,去地里挖野菜。
  阿莲认识的野菜最多,她告诉我,凡是带花的,就不要挖了。我疑问地看着她,想知道为什么。她却一脸的郑重而神秘,开始讲也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故事。
  天上有个专管散花的仙子,拎着个花篮,驾着祥云,在太阳染红天际的日子,在按着节气开始散花,她的花从哪儿来的呢?从天堂的群芳园里摘来的,这群芳园里,啥样的花都有的。这地上的花都是那个仙子撒下的。可那群芳园里的花儿,又是从哪来的呢?
  是啊,从哪来的呢?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故事,先是吃惊地看着阿莲,然后着了迷地追问。我看见阿莲的脸色悒悒的,欲言又止的样子,但还是藏不住地说了出来。
  那都是地上女儿的魂!所以人们都把女儿比作花,花儿实际就是女儿的魂儿变来的,每一朵花就是一个生命。这样的说法,让我第一次把花儿与人间的女子联系了起来,觉得又新鲜又奇异,还居然信以为真了,从那以后挖野菜的时候,凡是开了花的,一概不挖。
  也就是在听着这样的故事时,我才注意起来,仔细地看了阿莲,她沉静的有些许早熟的外表,好象一朵花儿,她如清水浥过的嫩芽一样的脸色,很象玉色的花瓣。当时我就想,她说的也许就是真的,不然,她怎么那么象一朵花呢?
  小学五年级的时候,那年雨水特别的多,村民们说是龙王发了怒,可是为什么要发怒呢?没有人可给出一个能让我相信的解释。那雨三天下两天停的,蚊子孳生的特别多,人只要在外面一站,就要不停地拍打,还是免不了身上处处是被叮的包。
  阿莲两天没上学了,我去后院她家去看她,她躺在一张小板床上,脸色苍白,在痛苦地挣扎,以微弱的声音哭着喊头痛,哇哇地吐东西。她的父母也在争吵,母亲说要治,赶紧治病去;父亲说谁不想治?哪里有钱呀?母亲说砸锅卖铁也要治!父亲也哭丧着说,砸锅卖铁也得有人要不是?
  阿莲的父亲把阿莲背在肩上,沉重地踏出了门。阿莲伏在父亲的肩上,气息奄奄,低垂的头时而从父亲的肩头滑落,我的眼前浮现着被雨打风吹而折的莲花。
  那天夜里,雨下得特别大。雷声从远处隆隆地走近,又隆隆地远去。我在这雷雨声中缓缓入睡。我看见许多的莲花,在空中飞舞,云端一个在霞光中红了全身的仙姑,还在以优雅的飘飞的姿态散着花。可是,那花朵儿为什么不落在地上呢?我分明看见一朵象莲花的,飞向空中,渐渐地隐隐约约地不见了。
  当我被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惊醒的时候,我的妈妈正搂着我,象哼着摇篮曲一样地荡悠着,安慰地告诉我,孩儿啊,不怕。可我分明听到了那凄凉的哭声,从我家的后院,飘在风雨里。我问妈妈,阿莲是不是捡来的?妈妈说,傻孩子,又胡说,阿莲才不是捡来的,她出生的时候,妈妈是亲眼见的。可是我那时,实在不明白,阿莲到底得了什么病。
  我再也没见过阿莲。我还不懂得死亡是什么,一个人怎么就突然不见了呢?
  我依旧是上学和放学,只是班里没有了阿莲。莲塘里的莲花,在雨后开得更艳了。但有几片花瓣已飘落,剩下孤独的花柄在清波之上摇晃。
  在我读中学的时候,学了些植物学知识,知道花对植物意味着什么。植物因花而美艳,花为植物而繁衍。老师说,花并不是天上的仙女撒下的。上大学的时候,我又明白了一些医学的知识,我了解到一种叫流行性乙型脑炎的病,是靠蚊子传播的。才知道阿莲是被蚊子咬死的,是小小的蚊子要了她的命,当然不只是蚊子。
  可是这样的知识,阿莲是不会知道了。她带着天女散花的故事,已去了天国。听说,阿莲就葬在村西南小河边的黄土垅上,那里最茂盛的是野草,还有野草上点缀的,一朵朵红的黄的,粉的紫的。不知道阿莲应该是哪一朵呢?
  在平平常常的生活里,我们时常有赏花的机会,分享着花之美带给我们的欢乐,也见过花一样的生命,象花瓣一样飘落。推荐:http://www.bjxyjj.cn/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