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意随心动

北京SEO顾问崔学超的文字博客--服务电话:15810532927

 
 
 

日志

 
 
关于我

关注我的微博 http://weibo.com/spscap

网易考拉推荐

等待一场华丽的蜕变  

2013-10-18 22:43: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些人,有些情感从一开始就是错的。错过了时间便错过了今生。你轻轻的一转身,却发现那个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就在不远处对你轻轻的微笑。

等待一场华丽的蜕变 - 我心飞翔 - 意随心动


  我不知道,经过这么多的痛苦,走过这么多的弯路,是否,只是为了最美的遇见。还好,你终于还是来了,而我,只是在等待一场生命中最华丽的蜕变,然后,此生,只为你一人,满袖盈香,翩然起舞。
  ———题记。
  一
  当我常常半夜三更以“默然微凉”的网名毫无头绪地以孤魂野鬼的姿态在网络中游荡了半年后,某天中午一觉醒来,发现太阳正放肆地照射在忘记了把窗帘拉上的窗户上,那么灿烂那么耀眼,刺得眼睛生疼生疼。闭上眼睛,忽然又想起了春寒昨夜在网络上对我说的话:微凉啊微凉,你该醒了,你有什么放不下的就去做,不要这样折磨自己了,好吗?记得那刻,我在屏幕这边唏哩哗啦地流着泪,却仍然固执地在对话框里发了个甜甜的微笑。其实我有多么的容易感动,只有天知道。那么丁点矫情的话语,却让内心起伏跌宕,也太不争气了。我说春寒,我不是不想醒,只是怕醒来后太疼太疼。春寒发火了:你这个笨蛋,你就一直这样睡下去吧,看谁会可怜你?我还是给他发了个甜美的微笑,说,春寒,你啊,你不是在可怜我吗?春寒说那是我看不过眼了,我嘿嘿地笑着,说那你别看了。唉!春寒只叹了一口气。
  春寒在网上认识了我五年,他深知我的过往和现在,我对他的依赖也与日俱争,但我和他仅仅局限于友情,又或许是在友情和爱情之间。
  春寒是有家庭的,有自己漂亮的妻子和可爱的女儿,每每在电话里说到她们时,他的语气总自然流露出一种满足,还有令人妒忌的幸福。是的,我妒忌。幸福于我总是那么遥远,就像夜幕里的海市蜃楼,看着很近,却永远都无法到达。
  起了床,站于窗前,让温暖的阳光沐浴着全身,原来冬天的阳光真的特别暖暖。想起了春寒对我说的话,也许我是真的该醒了,过去的永远不能重来,何况是死了的爱情。
  
  二
  我开始尝试着改变。半夜里不再听忧伤的情歌,却仍然习惯沏一杯很浓的绿茶放于随手可拿的电脑前,然后热衷于与文字周旋,直到天亮才沉沉睡去。看着一个个小方块凑合在一起,变成或伤感或快乐的音符,宣泄着我无处安放的灵魂。文中的每个角色都我赋予其太多的情感,每篇文章都代表着我的渴望,里面的主角总是很勇敢,完成了我在现实中永远无法做到的事情。只是,里面的故事大多都以悲剧收场,就像我自己的人生。
  五年了,我的文字发表在或大或小的网站和杂志,生活不再拮据,只是孤独越来越深,寂寞越来越重。不敢想象,如果真有一天不能承受了,我会不会选择像三毛那样的人生结局。
  当我最新的一篇文章再次刊登在网页上时,我收到了一封很长的邮件,信里的署名叫暗殇,一个和我的心情很匹配的名字。他在信中说了很多,说到了我的每一篇文章,说他已经注意了我很久,只是一直没有勇气和我交流。他说他知道我受过伤,知道我想要人疼想要温暖,不然,不会写出那么疼痛的文字。他说,我文章中提到了三毛,可是,请求我别选择那样的傻。信末,是他的手机号码和QQ号。
  看着看着,我的眼泪开始在眼眶打转。我不知道,原来这世界上竟有那么一个懂我的人,而懂我的人竟然是一个可能永远也不可能认识的陌生人,可是,我该拿什么来接受他的懂?第一次,我没有把读者的邮件删除,并破天荒地给他回了谢谢二字。我知道,也许,我们永远都不会有交集。
  
  三
  我把原来破旧的出租屋退了,在一个种满了绿色乔木开满鲜花还有着游泳池的大型小区里租了个两室一厅的套间,房子很新很大,我把它布置得很温馨,把房间养满了我喜欢的粉色的百合花。
  夜深人静之时,我依然品着浓浓的绿茶端坐于屏幕前敲打着深深浅浅的文字,依然在太阳快要出来之时转辗入睡,但是每天下午醒来后我开始去买菜,不再吃没有营养的方便面。每天黄昏时分,我开始跑步,沿着小区的弧度转五个圈,一个圈大约一千米。
  小区很美,人很多,傍晚时分总能看到许多年轻的爸爸妈妈或年老的爷爷奶奶带着可爱的孩子在小区里玩耍,笑声传到耳膜,都是满满的快乐和幸福。我注意到,有一对年迈的老人,每天下午都并肩着在小区里漫步,浪漫而温馨。我还发现,在我跑步的同时,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总是和我迎面而遇,我向南,他向北。一次,两次,整整一个月,我都在和他“偶遇”。他很高大,穿着很干净的运动服,金黄色的阳光照在他身上时,折射出一种异样的阳刚美。
  渐渐地,我们开始熟悉。迎面而来时,他开始对我颔首微笑,那微笑于我就像冬日暖阳,暖意一直渗入了我的骨髓。慢慢地,我夜晚里的文字多了一个奔跑中的男人,多了一个温暖的笑容。
  有些人,或许,可以不问名字不问职业,可以不说话,但是就可以熟悉。就像我和他。
  
  四
  春寒说要来我的城市出差,说要顺道来看我,说认识了我五年了,还不知道我的样子,说如果现在不来的话,也许这辈子都没有这样合适的机会了。
  我在屏幕这边哈哈大笑,说你看不看我我也是这个这样了,这辈子都不可能改变了。
  春寒说你紧张什么呀,我就是想看看你,仅此而已。我说行,你来吧,为了你,我就破例一次吧。
  春寒说,听你的话我怎么感到了一种视死如归的悲壮,我有那么可怕吗?
  我笑得花枝乱颤,说谁怕谁呢?
  见春寒的那一天,是一个阳光明媚的秋日,天上的洁白的云一朵一朵地在空中自由自在地飘来飘去,美极了。我化了一个淡淡的妆,穿了一条紫色的长裙,镜子里显示的是一个不再青春却依然充满魅力的小女人。我知道,春寒是有家庭的,我和他,不会有故事。
  在约定的公园门口,我手里拿着《读者》,这是我和春寒接头的暗号。我提出来时,春寒说怎么感觉像是在内战时期从事特务工作呢,我笑,说正是正是,嘿嘿。
  我在网络上见过春寒的照片,一个不算高大却很安静的男子,他从事的是医学工作,是小有成就的知识分子。当我正在努力想他照片上的样子之时,一只温暖的手拍了我的肩膀一下。我转过身,看到了一张白皙干净的脸,还有满含笑意的双眸。用春寒后来的话来说,我就是从天上来的仙子,一下子就把他给定住了。
  随后的两天,我带着春寒,确切地说,是他领着我,走过了这个城市的大大小小的景点。因为,我是方向盲,平时自己也从来不出去玩。和春寒在一起很舒心,他就像个大哥哥一样照顾我,宠溺我,看我的眼眸里满满的都是疼爱。
  离别的那天晚上,我把春寒带到了我居住的地方,因为他坚持说要看看我居住的狗窝的样子。我不服气,只好让事实证明我居住的地方不是狗窝。
  春寒给我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我不知道,原来北方的男人原来也可以做这么好吃的晚饭。我们都喝了点红酒,我不会喝酒,脸上净是火辣辣的热。
  吃完饭,我和春寒靠在沙发上看电视。忽然,春寒看进我的眼眸说,微凉,其实你很美,真的很美,怎么就没有人疼你呢?
  我避开他炙热的眼神,呵呵地傻笑,头脑清醒却口齿不清地说那你疼我呗。
  春寒不再言语,先是深深地看进我的眼眸,然后把我一把拉进他的怀里,我听到了他心脏里传来的强劲的声音,还有粗重的呼吸。我想挣扎,却浑身没力,最后一动没动。他开始寻找我的唇,手也开始不安分得在我身上游离。
  事情的发展太出乎意料,可是我却无比贪恋这样的温暖,贪恋这样的暧昧。我想抗拒,身体却早已出卖了自己的灵魂。到最后,全世界就只剩下他和我纠缠在一起的声音。
  
  四
  春寒回去了。我和他,注定了只能是过客,而我只是他过路的风景,仅此而已。
  只是在车站里,离别前他拥抱我的力度和他在耳边对我说的一句话却永远留在我的心里:微凉,如果是在十年前,我一定让你做我今生最美的新娘。
  记得当时我努力控制住眼眶里的液体,用力回抱了他一下,说了声谢谢,便仰起头转身离去。
  有些人,超越了界限,便连朋友也不能是了。我和春寒,就是这样。
  他离开后,我把他从我的好友拉到黑名单里,一开始他还尝试给我打电话发信息,我一概不接不回。也许人的忍耐是有界限的,也许睿智如他是知道我本意的,两个月过后,他发来最后一条信息:“微凉,对不起,是我破坏了我们之间的纯真,我尊重你的选择,但是我会祝你幸福,一直都是,我的这个电话号码也会一直为你保留。其实,我爱你,一直都是。”
  我知道,有些爱,到了最后,终会有伤害,我只是在伤害别人之前选择了伤害了自己罢了。
  
  五
  我新的小说《爱,终究只能有始无终》在一家网站受到了众多读者的追捧,许多人又给我留言,赞美我语言是如何的独特优美,说我的故事情节是如何的令人感动,说可惜我的结局总是那么的忧伤。我在屏幕外边,看着他们在论坛里热闹地议论,不发一言。
  暗殇,那个久违的网名,却又给我发来一封很长的邮件,信里面他说了好多他自己的经历,说他曾经有过一段有有始无终的爱恋,说他如何能懂得我文字里面的伤,说他怎样渴望认识我,信末,依旧是他的手机号码和QQ号。
  这一次,我加了那个QQ号,他刚好在线。那一晚,我和他聊到两点,知道了我们原来在同一座城市,知道了原来他也孤身一人。
  有些人,注定要相遇,还有些人,还没有遇上,便要相爱。
  暗殇,或许就是注定是要和我相爱的人,不然我和他不会有这么多的相似之处,不然他的言语之间不会有这么多的疼爱和眷恋。
  爱情来了,就要把握住,如果不是,也好早点死心,对吧。这是暗殇对我说的原话。
  我承认,我被感动了,否则我不会在认识了他三个月后就同意和他见面。
  
  六
  见暗殇的那晚,我把自己精心打扮一番。地点我选在了城市最热闹的步行街。
  网上,我对暗殇说,如果见面对上了,就去喝杯咖啡,如果对不上,就去肯德基,反正都是人多的地方,不尴尬。
  暗殇笑了,说我怎么找你,我们都没有看过对方的照片。
  我说,凭感觉。
  他笑,说,我一定能把你认出来。
  我也笑,时间只有十分钟,如果十分钟内你找不到我,我们就算无缘。
  华灯初上,我准时站在约定的地点,休闲地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只有内心如小兔子般的上下跳动。我抬头想望望天上的星星,却只看见高高楼层里发出闪亮的霓虹灯,那耀眼光芒把我的眼睛刺得生疼。
  这是我第二次见网友,第一次是春寒。曾经,我以为春寒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的网友,没想到,仅仅几个月后,我还是经受不住诱惑,又或许说摆脱不了内心的渴望。人的渴望真可怕啊!
  我拿出手机,已经七点零五分了,还有五分钟,或许,这场见面就会结束。
  七点零八分了,我不再四处盼顾。我开始觉得,今晚出现在这里根本就是一个错误,其实,有谁会真的在乎自己网上随意说出来的一个约定呢?
  最后一分钟,我转过身,准备离去,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他的眼睛带着狂热,又或许是紧张,抑或是激动。
  他,是我那个我在小区里跑步偶遇到的男人,我感觉那么温暖的一个男人,难道,他就是暗殇?
  他站在离我几步之外的地方,眼睛里带着笑意,朝着我笑。
  我呆呆地站着,不知道该做怎样的反应,心底的寒意却随着他带笑的眼眸一点一点地消失。
  良久,他走向我,伸出右手,用富有磁性的声音说:“微凉,你好,我是春寒。”
  我犹豫了三秒,把右手放在他的手心里,感觉到了他的温度,心脏发出咚咚的声音,尽量发出优雅的嗓音:“您好。”
  然后,我想抽出手,他却使了使劲更用力地握住我,说:“你的手很凉,和你的名字一样。”
  我笑:“呵呵,是的。”
  我怎么会不知道,我的手从来都是凉的,听说,手脚冰凉的女子,缺乏的都是爱。
  他看进我的眸子里,用一种坚定的声音说:“那,就让我来温暖你!”
  我再次想挣脱他的掌心,天知道,我是怎样的经受不住这样的暧昧。


  七
  人生,就是这样的巧合。
  世界之大,大到,我和暗殇在最好的青春年华里都错过了,可是,世界又如此之小,小到我们可以在网络和现实里同时相遇。
  那晚,暗殇,一直都没有松开过我的手。
  他牵着我进了咖啡店,点了我最爱的蓝山咖啡。那是一种喝完了之后还带着一种牛奶味道的咖啡,是的,我喜欢先苦后甜,就像我的人生,百转千回后,我还是幸运地遇到了能让我温暖的男人。
  在暗殇面前,我可以不说话,他便能感知我的内心。看到他,我便觉得温暖,觉得安心。
  我知道,这便是我要寻找的爱情。
  我以为,我不会再遇到这样的爱情了,幸运地是,我还是等到了。
  暗殇是一个很细腻的男人,他每天给我买我爱吃的新鲜的水果,然后用清水洗好,再用纸巾细细地擦干,再给我吃。他能包容我的缺点,我不爱收拾,他便每日把房间整理得干干净净,把我的衣物分类挂在衣橱里。
  而我,开始学会了下厨,我愿意为了一个暗殇喜欢的菜去捣鼓半天,看着他吃的津津有味的时候,我会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八
  原来,我所有的痛苦,都是现在幸福的铺垫。
  原来,我走过这么多的弯路,都是为了遇见他,都只是为了等暗殇的到来。
  原来,我只是在等待一场生命中最华丽的蜕变,然后,此生,我只为一个人,满袖盈香,翩然起舞。友情推荐:http://www.nice010.com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